京江学院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学生工作 >> 思想教育 >> 正文

阅读次数:
字体:  
扎克伯格终于从哈佛毕业 励志演讲

Facebook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可以说是哈佛最成功的辍学生之一,美国当地时间5月25日,这位“辍学生”终于拿到学位,毕业了!当地时间周四,马克·扎克伯格重返哈佛大学,在这里他创办了Facebook,之后辍学。

小扎激动地在自家网站晒出了毕业照,并写道:

妈,我一直和你说,我会回来拿到学位的。

小扎除了拿到荣誉法学博士学位之外,还被邀请在哈佛大学第366届毕业典礼上向毕业生发表演讲。虽然见过大场面,但是开讲前的扎克伯格还是显得很紧张……

今天能和你们相聚这里,我倍感荣幸。因为说实话,你们完成了一件我完不成的事儿。不过要是今天演讲顺利,这将会是我第一次在哈佛真的做完一件事。

但是我在哈佛最美好的回忆,是遇见了(我的妻子)普莉希拉。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所以你也可以说这是我在哈佛的日子里做过得最重要的事。

今天我想谈谈目标。

我在这里要说的是,仅仅发现你自己的目标是不够的。我们这代人面临的挑战,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有目标感的世界。

目标让我们感觉自己属于大于自身的一部分,感觉自己是被需要的,感觉前方有更好的东西等着我们去为之奋斗,目标能创造真正的快乐。为了保持社会的进步,我们肩负时代的挑战,不仅仅要创造新的工作,还要创造新的目标。

世界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,你觉得很多人都将行动起来,然而行动起来的不是他们,而是你。但是,光有个人目标是不够的。你必须为他人创造出目标感。

从三种方式,以此共同创造一个人人都有目标感的世界。

1 做有意义的事

每代人都有做出了属于自己时代的伟大事情,你可能觉得无从下手,但是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怎么做。没有人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完美的,只有当你着手做的时候才变得逐渐清晰,你只需要开始行动起来就行了。

如果在开始前我就必须知道如何把人与人联系在一起,我就不会创办Facebook了,做有大愿景、大情怀的事情可能会不被理解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其实,理想主义是好事,但你要做好被误解的准备。胸怀大志的人都会被称为疯子,即使你最终获得成功。你想解决复杂的问题,别人就会说你不自量力,即便你不可能事先了解一切。任何先行一步的人都会因为步子太快而受到批评,因为总是有人想让你慢下来。

不要因为害怕犯错就停止前进。

在社会中,我们并不经常做一些了不起的事,因为我们害怕犯错。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,我们就忽视了今天所有的问题。事实上,我们做的任何事情将来可能都会有问题。但这不能阻止我们开始。

我们要做一些了不起的事,让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角色。不仅要创造进步,更要创造目标。

2 重新定义平等

J.K。罗琳在出版《哈利波特》之前被拒绝了12次,即使碧昂丝也不得不在数百首歌曲之后,才有了今天Halo这首歌获得的光环。最大的成功来自于我们享有失败的自由。

每一代人的成长都扩大了平等的定义。前几代人争取投票权和民权,于是他们争取到了罗斯福新政和“伟大社会”(1964年,美国总统约翰逊的施政目标)。现在到了我们为这一代人定义新的社会契约的时候了。

我们的社会不应该光凭GDP这样的经济指标来衡量进步,更应该看有多少人发挥了有意义的作用。

随着技术的不断变化,我们要更多地关注继续教育,活到老,学到老。

是的,赋予每个人追求目标的自由,这并非不需要代价。像我这样的人应当为此付费。在你们之中,许多人将来都会做得很好,当然,你们也应该为之付费。

不过,这样的付出,并不局限于金钱,人们也可以花一些时间去帮助别人,创造更多可能性。但这也不仅限于金钱。你也可以奉献时间。

花一点时间,去帮助其他人,这点每个人都可以做到。通过此举,每个人都有实现人生目标的自由——不仅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,更因为当人们可以把梦想变为伟大的现实时,我们每个人都会变得更好。

3 建立社群

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不是独立的个体,这代人可以一起行动起来终止贫困、疾病,顺应全球化的发展。

目标不仅来自于工作。去创造目标感的第三种方式是建立社群,而当我们这一代人说“每个人”的时候,我们指的是世界上的每一个人。

每一代人都扩大了我们认同的“自己人”。对我们来说,现在这指的是整个世界。

要解决全球性的大问题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“单打独斗”。

对我们来说现在最大的机会是全球性的。我们可以成为终结贫穷和消除疾病的一代人。但同时也意识到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也需要全球性的协作。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应对气候变化或预防全球性瘟疫。要想取得进步不能靠单个城市或国家,更需要团结全球。

目前我们处在一个不稳定时期,有人搞孤立主义,反对全球化,所以要建立社群去应对。

这是我们时代的挣扎。自由、开放和全球社群与权威主义、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势力相抗衡;知识流动、贸易和移民与一切想要放缓步调的力量相对抗。这不是一场国家之间的斗争,而是一场思想的斗争。

当我们对生命中的目标感和稳定感有足够的认知,我们可以开始关心其他人时,这将从基础层面开始。最好的办法是从立刻开始建立当地社群。

无论是什么样的社群,都有意义,因为它给人以归属感。我们都从社群中获得意义。无论我们的社群是邻里居所还是运动小组,是教堂或是音乐团体。它们让我们觉得自己属于更大群体的一部分,并不孤单;它们给了我们扩大自己视野的力量。

改变从地区开始。甚至可以说全球性的改变也是源自微小的事物,源自和我们一样的人。在这个时代,我们的努力能否连接更多人和事,能否把握最大的机遇,都归结于这一点——你是否有能力搭建社群并且创造一个所有人都能有目标感的世界。

2017届的校友们,你们毕业于一个需要目标的世界。而怎么创造目标取决于你们自己。

今天,我在哈佛进行了毕业演讲,这次演讲对我个人而言很重要,我已经写了很长时间。我的演讲是关于目标的,作为“千禧一代”,找到自己的目标并不够。 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,真正的挑战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拥有目标感的世界。这是获得真正幸福的关键,也是我们保持社会不断进步的唯一途径。

发布于2018年05月28日 10:20
关闭
Copyright © 2010  江苏大学京江学院  All Right Reserved.   E-mail:jjxyyb@ujs.edu.cn
     学院地址:江苏省镇江市学府路301号  联系电话:0511-88780120